第四章 战略定位

      充分考虑巴州在全疆及南疆的重要战略地位,立足基本州情、区位特征、产业基础和资源环境条件,以战略平台和重大举措为抓手,建设“一区一中心一枢纽五基地”。
      1.建设南疆高质量发展的先行区。构建高质量发展的现代化经济体系。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着力壮大石油石化、纺织服装、农副产品加工支柱产业,创新培育新能源新材料战略新兴产业,推动钢铁化工等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加快发展特色旅游、医疗康养等现代服务业,以工业化理念推动农业现代化,创建国家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全面提升创新发展能力,实行更加开放的人力人才引进培育机制,努力建设创新型巴州;实施新型城镇化战略,构筑“一主三副三圈”(库尔勒为中心,焉耆、轮台、若羌为副中心,库尉轮、焉耆盆地、且若三个城镇圈)城镇发展格局,提升城镇发展质量,推进产城融合、产教融合、城乡融合;打造内陆开放高地,主动对接服务“一带一路”,加快构建“东联西出、北向挺进”全方位开放格局。打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绿色发展典范。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实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工程,加快建立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形成共治共享共建共富的民生发展格局。构建优质均衡的公共服务体系,建成全覆盖可持续的社会保障体系。
      2.建设中巴经济走廊的承载中心。充分发挥巴州面向中西南亚、对接成渝甘青、联通新亚欧大陆桥的战略区位和枢纽中心优势,较为雄厚的资源型产业基础优势,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拓展完善内陆开放平台,承接中东部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着力建设进出口能源资源加工储备、纺织服装、农产品加工和综合保税区等外向型产业基地,完善国际商贸物流服务功能,扩大与周边国家和内地的经贸合作,加快建立内外联动、互利共赢、安全高效的开放型经济体系,将巴州建成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和中巴经济走廊的重要产业承载地之一。
      3.建设南疆铁路、公路、航空的交通枢纽。统筹铁路、公路、民航、管道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推动实现立体互联,构建现代化综合立体交通体系,尽快形成承东启西、连南接北的高效多通道运输格局。按照一体化规划要求,推动以库尔勒为核心节点的国家级综合交通枢纽建设,提升铁路公路航空客货运输站场服务功能,完善多式联运设施及集疏运体系,促进各种运输方式高效衔接,提高换乘换装水平,培育发展枢纽经济。推进若羌、轮台区域级交通枢纽建设,加快和静、和硕等交通枢纽节点建设,加快多式联运枢纽规划布局,提升对周边区域的辐射带动能力。
      4.建设五大基地
      ——建设石油化工基地。立足巴州塔里木盆地油气主产区资源优势和加工基础,稳定扩大油气产能,积极争取承接进口油气运输中转、储备、加工和交易中心重要功能,推进石油化工基地建设,做大做强基础石化,拉长精细化工产业链条,推动炼化纺一体化发展,提高资源就地加工比例,推动巴州由单一资源输出地向全产业链加工基地转型,打造新疆大型油气生产、加工、外送基地和战略储备基地。
      ——建设农副产品加工基地。发挥巴州特色农业资源优势,推动形成农畜产品、林果产品、水产品、馕产业精深加工产业链,提升精深加工能力,培育一批精深加工领军企业,创建一批精深加工示范基地,加快打造集生产、保鲜、储运、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农产品加工全产业链和产业集群,将巴州建成新疆重要的农副产品加工基地。
      ——建设纺织服装基地。发挥巴州棉花、化纤产地优势,以库尔勒纺织服装城为核心,以尉犁县、铁门关市为两翼,全力推进纺织服装产业向印染、织造、针织、成衣全产业链延伸,提升产业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水平,将巴州建成我国西部重要的纺织服装产业基地,打造全国优质的综合性纺织服装生产和加工基地。
      ——建设特色旅游基地。发挥巴州自然生态、历史文化、民俗风情旅游资源优势,按照全域旅游发展理念,打造国家级旅游精品景区和线路,深度培育开发巴音布鲁克世界遗产游、博斯腾湖休闲度假游、尉犁罗布人文化游、塔里木河胡杨生态游、塔克拉玛干沙漠特种游、且末昆仑玉文化游、若羌楼兰文化游等区域旅游品牌,推动旅游与康养融合、与文化融合、与农业融合、与工业融合、与城市融合,将巴州建成新疆历史文化旅游首选地、南疆丝绸之路旅游目的地与集散地和西部高端探险旅游热点区。
      ——建设商贸物流基地。按照构筑大枢纽、发展大物流的思路,构建“一主一副多点”区域商贸物流发展格局。加快库尔勒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和临空经济区建设,完善物流载体平台体系,健全城乡物流配送网络,发展高品质特色商圈和商贸服务集聚区,培育特色商贸市场集群,大力推进电子商务发展,推动跨境电商发展,建成南疆重要的商贸物流集散中转中心、中欧班列南疆集拼集运中心和中巴经济走廊(货物)物流集散中心。以若羌县为侧翼,把握格库铁路、和若铁路和南通道铁路中转节点建设机遇,打造区域物流集散中心。加快完善提升各县商贸物流节点功能。